园视界微信公众号
园视界微信号
园视界手机版 网址导航 每天签到 客户联系 你好,请登录  免费注册
  |  
  |  
首页 > 精选作品 > 以文心造园

以文心造园

2018-04-23      浏览:686      评论:0      点赞:1       分享:0      收藏:0


以文心造园
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造园,一向是传统中国文人的爱好。中国传统文士的风骨和情趣深深地烙印在中国古典园林的发展史上。文人园林自唐代出现以来,经过漫长的发展,日臻成熟,在各个历史时期都影响着中国古典园林的发展,其传统延续至今,现代风景园林的布局、构景,仍与文学、绘画紧密结合。

中国古典园林以追求“天人合一”为至高目的,以此达到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的审美情趣,沁透着中国古典文化的内蕴,亦是汉民族精神品格的生动写照,更应是今人需要传承下去的伟大事业。

近30年来,我国风景园林学科与行业蓬勃发展,同时也面临着诸多的挑战与问题,伴随着不少的争议与迷惘。这其中就包含着对中国古典园林有无生命力的探讨与争议。

文人园林是中国园林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环节。它所彰显的创新、批判的文人情趣延续着中国古典园林的健康生命。

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说,文人园林也不是某个完全独立发展的园林支脉和园林类型,而是代表着一种创新、进取、批判的精神和造园实践。

诚通嘉业集团内刊《诚通CT+》特邀易兰规划设计事务所总裁兼首席设计师陈跃中先生,也是九章别墅南区园林设计的总负责人,就园林与人,匠心园林背后的文心解读,进行了深度探讨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您此次在九章别墅项目中主要负责哪个范围的设计,遵循的是什么设计理念?

陈跃中:我们主要负责几个样板区的庭院,包括楼王庭院的设计。我们易兰独创了一个“当代文人园”的理念,就是把中国古代文人造园的这种精神延续到现代,把新的材料,新的当代意识把它灌输到传统的语言当中去做创新,使它符合现代人的意识。

我们重新定义了“当代文人”,他既有古代文人的情怀,同时他又接受了西方教育,比较有世界视角。这也和九章别墅的客户是对位的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最初面对九章别墅这个项目的时候,您对它有什么样的理解?

陈跃中:我们觉得它是一个中西合璧的风格,很有人文气质,不是土豪类贴金戴银的类型,而是很讲究品质,更注重内涵,很有文化的气韵,同时它也比较实惠,庭院非常大,因此庭院对项目的价值也更为凸显。

《诚通CT+》:我们都知道建筑其实是有南北地域差异的,我一直都觉得南方建筑比较有园林的概念,而北方可能这方面意识会偏少一些,请问您在做九章别墅的园林设计时有什么样的思考?

陈跃中:中国的私家庭院的传统主要是从江浙一带流传盛行的,北方的园林代表是皇家园林,南北方气候造成了园林风格的差异,南方气候宜人,适合人们四季在户外走动,植物的生长周期长,水系也比较丰富。北方四季分明,所以冬天比较寒冷,植物和水系都会受到影响,人们的户外生活情趣没有南方那么丰富。

但是,北方有北方的美,虽然气候会造成设计上的一些局限,比如植被,比如水系的应用,包括游泳池的冻胀结冰的问题等等,但我们作为一个身在北京的设计院,我们非常熟悉北方的气候特征,这一点在设计上会有一些优势。

我们针对的客户拥有高知成功人士的共性特征,在内涵层面上我们下了很足的功夫,我们从含蓄入手,讲求材料的真实感,比如石材,我们未必一定需要表面做得很光滑,也不做很亮,在色彩上避免闪光的东西,要求整体既显得讲究又不显得粗糙,质感非常好。再比如用木头我们会把原质暴露出来,我认为我们业主应该会喜欢这种见木见色见质地的原味设计,而不是过度加工的东西。

另外,中国园林的空间上非常讲究起承转合,我们这次在九章的设计当中结合了南北方园林的优势,既有地平高差、空间收放、曲径通幽,运用对比把园林营造出小中见大的感觉。还照顾到了北方园林的特点,当客户从主轴线望出去时会觉得空间开阔,有阵列和仪式感。另外还融汇了一些西方园林的特点,运用空间的形式语言将东西方园林做了很好的融合与互补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园林其实服务的是住宅,住宅服务的是人,所以有的时候从园林本身来说,要与人发生关系,您怎么看待园林与人的关系?

陈跃中:园林和建筑都是一时一地,有句话说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园林的笔墨必须要跟随时代、跟随气候、跟随时代要走。

园林其实是人户外的生活空间,它为建筑和外面世界提供了一个过渡空间,它既不是大自然,也不是一个完全控制好的建筑空间,它更像是一个灰空间。设计园林可以调动很多元素,比如植物、围墙、小品等,既可以营造得更像室内空间,有一定的封闭感且亲切,也可以做成开阔通透,具有震撼感和威严感。

豪宅园林非常讲究室外空间的室内化营造,这除了会加大造价成本支出之外,还对设计提出的更高的要求,因为它需要大量的陈设、建筑、植物的围合分化出很多大大小小的功能空间。通过一些小品的点缀赋予空间文化韵味。这也对这些室外陈设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,要求精工细作具有品质感,且要有品质保证,给客户一种可传承的百年基业的感觉。

当一个摆设在户外经过风雨侵蚀有了年代感,这会让它和住户之间产生更深厚的情感链接,所以我们在选材上并没有太偏向于新材料,反而更偏重材料的稳定感和厚重感,也更符合我们客户的身份和阅历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在具体的设计实施过程中,您遇到的最大的难点是什么?您针对这个问题又做了什么样的应对措施?

陈跃中:最大的难点是九章的后院比较大,前院偏小,这可能是项目本身划分地块、规划造成的,但这样就和国外的豪宅有了明显的区别。国外的豪宅是前后园林都很大,因此这为我们在景观设计上提出了难题。这也是我们目前在着手解决的问题,我们希望在有限的范围内依然可以展现产品本身的品质。

针对这个问题我们除了在品质上做了加强之外,还利用空间营造出东方园林中欲扬先抑的手法,让客户在前后院通过对比达到豁然开朗的效果,把空间比较窄小的劣势变成一种文化叙事,通过灯光设计、植物攀爬,让它有故事线,形成一种小空间的别有趣味,反而形成了它的自身特点。

《诚通CT+》:九章别墅提出的“园子”的概念和以往北方的大户人家的院子是有所不同的,您能从园林设计的角度来谈谈,您是怎么样理解“院子”和“园子”吗?

陈跃中:园子更多有人文情怀的因素,中国园林很讲究“景面文心”,就是看到的风景是表面,后面是文学。很多年轻人看不懂中国古代园林,是因为他们不懂对联,不懂诗歌情趣,因此园子是造给有一定层次、有一定文化底蕴的人看的。这和西方园林的生活性和实用性是不同的。

而院子更多的是一块地,里面可能未必有那多文化韵味包含其中,里面也没有多少匠心,这个匠心就是文心。所以,园子比院子是高一层次的,只有用文学的思想和意境去打造的院子,才能称得上园子。

《诚通CT+》:您在上海世博会曾经创造过一个作品,叫做亩中山水。这是一个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园林作品,您在其中使用了很多现代的手法演绎传统的古典园林,很多中西结合的手法,刚好与我们的“再中国”理念有所契合,不知道在这次九章的设计当中您是否也有很多的神来之笔?

陈跃中:我们在九章项目里,借助地形高差,做了很多台地式花园,由小到大,就像一条细流流向大海。我们在空间布局上有意参照了一些中国传统文人爱好雅集,因此设置了很多和雅集相关的生活场景,比如琴台,比如琴棋书画等场域,当然也是运用了现代的手法,符合现代生活起居功能。此外,我们还在一些没有景深的空间做了一些对景,比如墙上开一个窗,看出去是一面墙,用一块怪石几根竹子做点缀,这样就消解了空间上的逼仄感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随着经济和人民生活的日益提高,消费者对于豪宅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,您也先后参与了很多豪宅的景观设计,在您看来,这些豪宅项目设计的共性和个性的要求是什么?

陈跃中:最早的一批豪宅都是追求纯欧式,符号化的东西,这最能体现出文化品味不高,偏暴发户的心理。后来市场过渡到自然偏北美式的豪宅,我也参与了这一批豪宅的设计,这一批豪宅比较注重自然格调。之后就进入了文化回归阶段,出现了新中式的园林。最后一批就是九章类型,它是中西合璧的,新中式更像符号挪用,是中式改良产品,九章是一个创造型产品,它是把中式的精神吃透之后的再造。我们不需要特意强调中式的表现形式,但我们的内涵一定是中式的,这是一种价值回归,而不是观念的回归。

凡是提到“式”的,它都是一种产品,而九章是一种精神创造,所以不能被这个“式”所定义,它不是个量产化也不是一个符号化的产品。

《诚通CT+》:您致力于推行大景观的概念差不多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了,那么从开始到现在,您读这个概念是否有新的认知变化?

陈跃中:大景观这个理念主要强调利用景观来做规划,不是建筑摆好再造景,而是按照大地的生态体系来做建筑。以前它强调依据的是景观对土地的价值,更大利用景观的潜力来创造,这对景观本身也是一种保护。这十年来如果它有什么演化的话,现在我更多是从生态体系的角度去考虑,因为自然界是有一套自由的生态体系,动植物都有自己的廊道,我们做开发的时候只要保护好这个生态体系不被破坏,人类的居住体验不但会受到影响,反而会获得很多额外的馈赠和融合,达到真正“天人合一”。

其实从哲学的角度看,人和自然讲究的是一种协调性,但是随着人类的主观意识膨胀,他会很想去征服自然,这会破坏掉原有的自然体系。“大景观”的这个理念本来源于我接受了多年的西方教育之后提出的,现在经过十多年的演变,我才发现它居然在东方的哲学思想中找到了源头,东西方思想最终的融合,这是我对这个理念最新的认知上的变化。

陈跃中:以文心造园

《诚通CT+》:前段时间大家对推广街区制的议论很多,住建部也发了很多相应的对于推广街区制的解读,请问您对于这个概念是怎么理解的?

陈跃中:在国外人口比较密集的大都市,街区制是很盛行的,但在远郊的别墅区也是有围墙的,所以我觉得这个概念应该是因地制宜的。


如果这个概念在国内推行,我个人认为街区制更适合大城市和中心地带,因为路网要求更密集,人们的分享要求更大,把楼与楼之间的城市空间拿出来再重新打造成一个城市客厅,让大家来分享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但是已经形成的部分是比较棘手的,因为原本的设计中就是有围墙的,去掉了围墙的保护,安全的问题,还有建筑设计的问题,都会浮出水面。比如将街区设计成城市客厅,那两个建筑在设计上应该是朝向这个客厅的才对,因为设计都是有表情的,因此已经成型的社区如何改造这会是一个难点。

我并不反对在未来新设计的城市中心区尝试做街区式的设计,因为把城市空间和建筑设计融合来做,有收有放,就能让建筑和城市融为一体。


出处:本文译自info@ecoland-plan.com/,转载注明出处!


陈跃中
中国

介绍

原美国EDSA景观设计公司董事副总裁,EDSAORIENT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(EDSA中国分支机构)总裁、首席设计师;注册环境景观设计师,美国风景园林协会会员,国际经济与旅游协会会员,美国环境景观协会成员(ASLA),美国旅游发展协会会员(ARDA),美国CLARB认证。于2006年离开EDSA,在北京创办eco-land(易兰)景观规划设计事务所。

  表情

全部评论

1 0 0 0